杭州美术高考画室,白墙画室色彩名师叶倍铭专访

发表于2018-01-07 22:15

6 0

OMY_LOVE LV8 普通成员



〓 叶倍铭老师简介

杭州白墙画室色彩督导;
2004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附中;
2009年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雕塑系,毕业作品《绽放》获得学院“林风眠奖”;
负责并参与多本美术高考书籍的编辑,如:《经典全集系列丛书》、《主题教学系类丛书--色彩植物》、《杭州色彩》。
个人出版专辑:《色彩六法》、《传移模型》、《笔笔皆是--色彩静物》《深度教学-色彩之态度》。

人都说“拿得起放得下”才算得上是真正的潇洒,为什么反倒是“放不下”也成了一种洒脱呢?对于叶倍铭而言,“拿得起放不下”才堪称是一种洒脱,是的,一种“一站到底”的洒脱。潇洒地坚持自己,方堪称英雄本色。

记者跟随叶倍铭老师一路,本以为搞艺术的人多少会有点装腔作势,俗称“装”,不过叶老师完全颠覆了记者对艺术家的一贯看法。一个人即使再装,他的一言一行也掩饰不了他那原生态的顽皮,就像叶倍铭老师一样,他内心的那股子奔放的豪情是任什么事也遮掩不了的。

以执拗之态成顽童

据记者了解,叶老师如此热衷于绘画,骨子里还有一半的基因在作祟。他的外公是画国画的,叶倍铭是外公的忠实Fans,外公作画时他就在旁观看,外公也教他临摹一些草木山石,此般耳濡目染久而久之叶倍铭竟成了老师心目中的顽童。

“从此便一发不可收拾,从课本到作业本上都留下了我的‘作品’,而我则自然而然地成为了家长会上被重点批斗的对象。”叶老师打趣道,“幸好我有一位开明的母亲,母亲看出我对绘画的热情,最终帮我找了个老师,从此,我开始了系统的学习。”

身为80后的叶倍铭,从小就对绘画有一种执着,自从开始系统学习绘画,画室便是他童年的天堂,老师口头上的“小顽童”已然不再是令老师头疼的“小顽童”了。


以敬畏之心达高度

“如果你问我,你有信仰吗?我可能支吾半天也无法斩钉截铁地对你说出‘信仰’二字,因为我觉得信仰是一个神圣的名词。”正如叶老师而言,信仰不是随便就脱口而出的。尤其是在以艺考为跳板,以美院为跳板的当下,多少人的信仰变得如此渺茫。

“能够不放下手中的画笔,我觉得是一辈子最幸福的事。”叶老师悠长的说。在绘画这一旅途中,叶老师由最初的热情到逐步建立起自己的审美,有了一种对艺术家的追求,慢慢的,他有了自己的信仰,那是一种对绘画的狂热。艺术家是一种境界,他敬畏艺术家的执著,那一笔一画间的真情流露即是无限的遐思。

“甚至有时,画画还会有一种将鱼刺小心翼翼地从鱼肉中摘除的感觉。我相信是这种敬畏感,至少可以让我在绘画的道路上走得更长远一些。”

是的,有了敬畏感,你才不会骄傲自满,才不会固步自封,才能够跳出桎梏,才能够以一颗坦诚的心慢慢达到另一个高度。

以阅历之重承知识

在谈及他学画拥有的第一本书籍——马玉如先生编著的《素描技法》时,叶倍铭老师深有感慨:当时对这本书爱不释手,除了不断地临摹,其中的文字也都能够记住个八九分。接触的东西多了,这本书也就被冷落了,偶然的机会,叶老师重新翻看,却发现其中别有洞天。他说,以前觉得自己几乎掌握了这本书,如今才恍然大悟,书中的知识并非自己所想的那样简单。

我想这应该是叶老师的阅历使然,在成长的历程中,有怀疑,有出格,有审视,有归零。“最后终于明白了,相信你的眼睛,对画面再诚实一点,画得好其实就是很自然的事情。”以阅历的沉重来承载知识,那么你将变得浑厚。

叶老师作为白墙画室的资深色彩督导,他强调,色彩的训练,更应该尊重自我。对光与色的研究,对对象的造型与特点的研究,应从写生出发,不拘泥于形式,不拘泥于概念,不断突破自己的极限。

从最初那份拿得起的执念到养心,从而成就了一份放不下的洒脱,叶倍铭老师从此成了一个“拿得起放不下”的人。正如他那句座右铭:能够不放下手中的画笔,我觉得是一辈子最幸福的事。

叶倍铭作品欣赏
分享到:
0条回复共1页
我来说两句(0人参与)
插入视频

flash地址:支持爱奇艺、优酷、土豆、搜狐、腾讯、乐视网站视频。获取方式:分享视频按键处复制Flash地址,粘贴过来即可
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发贴登录| 立即注册 QQ登录 微博登录 微信登录
  • 还能添加 5
添加 你还可以添加5
点击此处输入最多240字的文字内容 (^.^)

请选择上传图片方式 支持JPG、PNG、GIF格式图片,文件需小于10M。

取消

网络图片: 插入图片
字体颜色:

发表

提示
提示
请先登录
热门城市 省份 城市 县城

A-G

H-K

L-S

T-Z

将联系方式更新保存到个人资料提交
全院置顶
-
通知作者提交
提示
您确认要删除该用户的所有话题吗?
删除失败
删除成功